*本篇腐味極淡(除了最後一句),若重度廚請三思

----------------------------------------------------------------

「你知道你現在在說甚麼嗎,淺野同學?

寬闊的理事長室裡,只有兩個人隔著一段距離面對面站著。

在陰暗處的橘髮男子不滿的挑了挑眉,紫色的眼中充滿了壓迫與不悅。

「回理事長,我的確認為您的教育理念是矛盾的。」

同樣深邃的紫眸毫不畏懼的回望,在對方瞳孔上帶些挑釁的聚焦。

「雖然不知道他們是如何做到的,但這一年E班的實力急遽提升,甚至到了能跟身為被選中者的A班的程度。」

「雖然氣憤,但我也覺得自己的力量有在提升。再說對付這些E班的傢伙倒也還動用不到我真正的實力。」

「況且,」他頓了頓,又繼續說下去「我認為,戰勝弱者是無法成為真正的強者的。」

「這一點,與你的教育理念相違背。」總算把想法表達完畢的學秀輕輕的舒了一口氣,有自信地把自己的辯論做了一個完美的Ending

「這就是你所有的結論?」聽完一席刺耳的話之後,理事長非但沒有生氣,更像是用著閒話家常的語氣在詢問。

但淺野學秀知道,這樣隱藏在冷靜背後的理事長,才是最可怕的。

「是的,這就是我的結論。」

「嘖嘖,虧我教育你這麼多年,你卻一點長進都沒有啊。」理事長用略為可惜的音調低聲說道「以下這些便是我的回答,同時,也是我打算教你的東西,淺野同學。」

「第一,你所信任的羈絆,我可以靠三言兩語,煽動一點點憎惡之心就瓦解掉。」

「第二,我所教授的『強大』可不是脆弱的東西,像你這種無法獲得壓倒性勝利的強大是無法使人信服的。」

「第三,就算你是個支配者,但你還是得臣服於我的安排之下。」

男子從容不迫的把話說完,優雅的看著少年。

「這樣,你還有甚麼好反駁的?

……沒有。」

可惡,又被對方占了上風。

學秀在心裡暗自罵道。

「那就好。」理事長微笑著將修長的手指併攏「喔對,這次就由我親自出馬吧,關於A班的期末考。」

一聽到這話的學秀忍不住雙眼睜大,死死的瞪著理事長不放。

他知道如果給理事長授課的話,會有甚麼後果。

那就是,一個被洗腦的、充滿著不信任的班級。

「怎麼了?擺那種臭臉。」

一向擅長洞悉人性的理事長明知故問。

…..不,沒有甚麼,只要理事長認為妥當,那我也悉聽尊便。」

幾乎是咬牙的講話這句話,學秀覺得自己的態度已經完全退到最低限度。

「總之你給我記好了,淺野同學。」理事長的臉上顯得冰冷而毫無笑容。

E班不准超過任何一個A班的人,聽懂了嗎,一、個、都、不、准。」

……是的。」他低下頭,覺得自己還真是布置了一場敗北。

「那沒事的話就請離開吧,從下一堂課開始你就可以在教室碰到我了。」

學秀忿忿地離開了理事長室,粗魯的帶上門。

 

溫柔的夕陽暖暖的照耀著E班的校舍,同學們正踏在前往家中的路上,正三五成群的聊著今天的話題。

當然也不乏E班與A班即將在期末考槓上的消息。

「咦?那是淺野同學嗎?」圍著條圍巾的茅野突然驚呼,怔怔的看著靠在校舍牆上,雙手插入口袋低著頭像在沉思的學秀。

「你來做甚麼的?怎麼都不像是來偵查的啊。」帶些調侃和玩笑的語氣,磯貝悠馬燦笑著詢問對方的來意。

想不到,如此輕鬆的問話讓學秀擰緊了眉頭,指甲用力的掐進拳頭之中。

「雖然我實在很不想提這種事,但是……」他緩緩地、帶點吃力的吐出了幾個E班的人想都想不到的字「我想拜託你們……

學秀抬頭,平靜的紫色雙眼透露出一絲絲顫抖「請你們殺掉那個怪物……我想要扼殺他的教育方針。」

「可是,要怎麼做?」矢田提出疑問。

「我希望E班的各位能包辦下這次期末考的前半部排名。」他繼續說著「我想,唯有讓一向被理事長鄙夷的E班超越A班,理事長才有被撼動的可能。」

「為甚麼?」寺坂不解地望著學秀「你不是A班的領導者嗎?為甚麼要這樣做?

「莫非……你是打算反對你父親的作法,好讓他回頭?

「別誤會了,我並不是關心我父親,他怎樣我無所謂。只是,A班的大家,現在全都是他的魁儡……

A班如同地獄。」

他微微搖頭「靠著憎恨、鄙視以及陷害敵人所得到的強大是有上限的,走偏了的棋子到頭來只是無法支持支配者的,自以為是的幻象。唯有偶爾的失敗,才能讓人保持清醒。」

「所以,拜託你們……請務必,讓我的父親和A班,體認到正確的敗北。」

淺野學秀低著頭,深深的鞠了一鞠躬「拜託你們了。」

「放心,我們會盡力讓A班覺得和我們對戰是有意思的。」過了幾秒,磯貝才開了口,語氣依舊是一派領導者的風範「反正我們兩班一直都是以這種關係過到了現在的嘛!

「哼,也是。」聽到答覆的學秀似乎寬心了不少,帶些邪氣及狂妄的笑容再度回到臉上「那我會好好期待的啊,E班的各位。」

「彼此彼此啊,淺、野、學、秀。」這次開口的是業「可別輸給我喲。」

「那當然!」學秀轉過身,揮了揮手當作道別「到時候就考場上見吧,我非常期盼……

「屬於你們的、精采絕倫的暗殺。」

 

他踏著夕陽,看著天邊一望無際的雲。

椚丘中學即將吹起革命的東風,而這場革命的帶領者,將是曾經飽受輕視的E班。

正如同法國大革命一般,這些人即將顛覆整座學校的一切。所有的秩序、所有的規則。

真是令人期待啊,全新的教育方針,不知將會磨練成如何呢?

「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他喃喃的說著,臉上浮現出愉悅的表情。

無論如何,他將會奪得最後的勝利、最後的支配權,然後,創建出一個公平競爭、培育出真正強者的環境。

淺野學秀揚起頭,吹著清拂的微風。

「我會證明給你看的……我最親愛的父親。」

 

「所以,在那之前,請好好的期待,屬於我的支配吧。」

 

------------------------------------------------------------------------

各種支配www

學秀大概是暗殺教室中除了殺老師外最得吾心的角色了

不管峯秀還是秀業都超棒的~~

反而沒那麼喜歡業渚就是(業渚黨別虐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匿。 的頭像
匿。

我的中二之地

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