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啊,淺野。」業用懶洋洋的語調說著,極不優雅地將三明治扔在桌上「哪,早餐。」

「喔,謝謝。」將頭埋於報紙之間的學秀連看都沒看同居人兼好幫手----赤羽業一眼「昨天幾點睡?

「咦?幹嘛突然問這個?」面對學秀突如其來的問題,業一愣。

「因為你的黑眼圈特重,行動遲緩,連回答問題的反應速度都變慢了,所以推測你很晚睡……有任何不清楚的嗎,先生?」學秀依舊沒有抬頭,只是自顧自地說出了他的發現。

「喔,沒有……」業的臉有點微紅。

「而且你今天似乎有甚麼很重要的事瞞著我。」突然殺出這一句,學秀一臉正經地說。

「诶?沒根據的事可別亂說喔~~淺野先生,你是從哪裡看出這點的?我可不信。」業努力地表示懷疑,但聲音中的不確定著實透露出了他十分尷尬的事實。

「這可不是亂說,」學秀隨手拆開三明治,嘴裡連珠炮似的說著「你昨天很晚睡,現在一定很累了,但你卻幫我買了早餐,代表你想早起,或許是甚麼事情讓你感到心急如焚。另外,你難得的抹了髮膠,可是平常你不這麼做,你的穿著也有些變化,像我就從沒看過你打領帶----由此可判斷你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或許是去約會甚麼的。喔對了,從嘴角的污漬判斷出你又偷喝了有夠不營養的草莓牛奶,但或許是要掩蓋我的注意,你又故意喝了一杯無糖豆漿,雖然說我可以分辨得出兩者的差異,但我想你無疑的是想討我開心,藉此放鬆我對你出門約會的警惕。最後一點,你的手指內側有一道黑色墨水的痕跡,而且是挺昂貴的牌子,或許就是寫信給你那心儀對象的時候,不小心留下的吧?

「嘖……」似乎是對於自己怎麼那麼容易被看穿的事實感到怨懟,業帶些惋惜的輕嘆。「我說,你是福爾摩斯看太多嗎?

「你要英文精裝本嗎?反正我國小時就讀完了。」學秀咬著三明治如是說,頗有轉移話題的嫌疑「你的頭腦看來還是欠磨練啊,赤羽業。」

「吵死人了,第二名的。」業不滿地瞪了學秀一眼「只不過是會幾個推理而已,有甚麼好神氣的?

「我就說吧,喝太多含糖飲料只會讓人脾氣暴躁,一點幫助都沒有。」淺野學秀終於抬起頭來看著赤羽業了「要不然,你來推理看看啊?

……嘖。」只見業瞇起眼睛睨了學秀一眼「你後腦杓那邊的頭髮顯得特別扁平,可能是頭髮沒吹乾就睡覺而壓出來的,顯示出你昨晚可能因為心煩意亂而匆匆入睡。眼神一直瞄著同一頁報紙,雖然你裝做在看一整份,但實際上你只有看某一頁,根據報紙露出來的頁數透露出那是第5版,上面刊登的是有2對同性戀人在湖邊舉辦結婚典禮的新聞。或許你也在考慮終身大事了,淺野先生?

「哼。」冷哼了一聲,學秀瞪了一眼跟前囂張的紅髮少年「不錯嘛,想不到你也真有兩下子。」

「別傻了,我可是赤羽業呢。」業更加得意的說「大偵探踢到鐵板了?

「呿,你是太欠支配了是不是。」學秀的紫色眼眸緊盯著對方的橘瞳不放「我可以告訴你,你的眼神現在充滿了波動,就像一個單戀中小學妹看著愛慕的學長的眼神一樣----很抱歉我這麼形容,但真的是有夠像。另外,你的呼吸變得急促,臉頰微紅,雖然你極力想掩飾,但這些都騙不過我的眼睛。還有,當我剛才故意認為你是要和別的對象出門約會時,你的臉閃過一絲絲的黯淡。一切都說明著你今天如此反常的表現是為了一個能看穿你的人,而我想那就是我,嗯?

「你、你別傻了!」業有些慍怒的回話「這些才不是為了你!是、是為了奧田啦!

「這樣啊……」學秀放下三明治包裝紙,懶洋洋的回話「那奧田的洗髮精是甚麼味道?

「咦?

這個詭異的問題讓業支吾了一會。

「呃……或許是玫瑰吧?還是薰衣草甚麼的…….啊我不知道欸……還是是馬油啊?

「唉……」學秀嘆了口氣,又繼續說道「那我的洗髮精是甚麼味道?

「茶樹……咦等等我為甚麼會知道!你不是一向都把沐浴用品收起來的嗎?而且我們的浴室也不同間啊!」業進入無限提問狀態。

「是啊,你為甚麼會知道呢?」學秀淡淡的掃了業一眼「對心儀的奧田一無所知,對毫無感覺的我卻似乎瞭若指掌……你覺得這代表甚麼?

「我絕對不會認為那代表我喜歡你。我可是連告白都還沒有呢。」業依舊打算為自己辯駁。

「你等等就會了。」學秀的嘴角勾起一抹狂妄的壞笑「讓我們把話題重新導回到有意思的推理上吧。」

「雖然不知道你打算做甚麼,不過,這正合我意。」一聽到有能夠證明自己比對方略勝一籌的機會,業果然又乖乖坐到椅子上。

真是有夠好支配的傢伙,淺野學秀暗暗想道。

「那麼,不知道你能不能從我的眼神看出……」學秀微微傾身「我的下一個動作是甚麼呢?

「嗯……」為了看清楚學秀的眼眸,業也微微傾身向前,離學秀的臉只有那麼幾英寸的距離。

「帶點朦朧,或許你……!

一個熾熱的溫度突然竄進口腔,業瞪大眼睛,看著轉眼間已經霸佔著自己雙唇的學秀。

交纏、濕黏的觸感讓他全身為之一顫,彷彿一股電流竄過全身一般令人頭暈目眩。

「唔……」他楞楞的看著對方,粗重的喘著氣,接應著學秀的每一個更深入的吻。

就這樣熱吻了幾分鐘,在業的頭腦即將燒壞的當下,學秀見好就收,緩緩地將舌輕巧抽出,還順便舔了一圈業的嘴唇。

「感覺如何?」他衝著對方的臉露齒一笑。

……」很明顯還沒回過神來的業傻傻地說不出話,只是眼睛一直直直地盯著學秀看。

「別害羞了。」像是在調侃似的拍了拍業的肩膀,學秀將雙唇湊到業的耳朵旁邊低語「我知道你有情書要給我,也知道你想要跟我出去約會……不如,今天就雙重願望一次滿足吧?

「不過,我還是希望能聽到你跟我親口告白呢。」

「嘖…….」業不甘心的看了學秀一眼,臉頰泛起潮紅吶吶的說。

「我、赤羽業,喜歡淺野學秀……請問,淺野先生願意跟我交往嗎?

「這就是回答。」學秀微笑著,用嘴唇在對方的鼻子上啄了一下「喔對了,你打算把昨晚那封『機密信件』交給我嗎?

「诶?」突然話鋒一轉,業又再度顯得不知所措。

「如果真的不好意思當下交給我也沒關係,因為過不久你一定還是會忍不住給我。」坐回沙發,學秀回到了一貫欠揍的語調「而且從你的表情可以讀出,雖然你一向不擅長國文,這次卻很難得的寫了一堆肉麻的話,說不定是甚麼想當我的老婆之類的,又或者是……

 

 「......」

「......」

 

「淺、野、學、秀!!!!!

 

-------------------------------------------------------------------------

因為最近正在追新世紀福爾摩斯的關係(都2010年的東西吾到2016才在追......)

所以又把原著重新複習了一遍,果然看到不少偵探和醫生的堅(姦)情

在推理的同時又有閃光,難怪一直都是世界名著!(欸)

另外,這篇文章稍微運用到了一些書中所提倡的演繹法,算是一個頗傷人腦細胞的題材......

但還是希望你喜歡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匿。 的頭像
匿。

我的中二之地

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