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鍵發展喔(笑)

---------------

「幾乎一無所獲……而且這條走廊到底該死的通往何處啊!」一向以冷靜和前瞻性為代表的流亞也沒耐性起來了「這裡除了一大堆的廢棄物,還會有甚麼?!

「還是廢棄物啊……」米莉亞很少看到如此動怒的流亞學姊,因此也只是怯怯地應了一聲。

……」突然被這麼有吐槽性質的米莉亞澆了一大桶冷水,流亞只是不發一語,但從表情上看的出來她已恢復原本的冷靜。

「也是,我們繼續找吧。」

兩人就在如此汙濁的長廊裡持續搜尋著。

 

「小珍、亞當、梅、和田大輔、小寧…….啊有了潭心倉琉和……潭心羽楓?」在一堆廢紙堆中終於挖出一些看似有用資料的流亞疑惑的說著「看起來是拿到當時的床位名單了,名字跟資料都寫得很清楚呢。」

她一面說著,一面仔細注意看著倉琉的資料「1999年出生,200410月被送進聖路易絲孤兒院,20077月多被領養……另外,還有一個叫潭心羽楓的妹妹?

「奇怪了,倉琉學姊從來沒說過她有妹妹啊?」聞言,米莉亞皺了皺眉「為甚麼她不告訴我們?

「我也不知道。」流亞聳聳肩「倉琉真的是一個很神秘的人,有時候連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了不了解她……

「那她妹妹怎麼樣了呢?」米莉亞好奇地將頭湊近資料旁問。

「潭心羽楓,2000年出生,2004年被送進聖路易絲孤兒院,為潭心倉琉的妹妹…….等等,這樣就沒了?

「意思是說,只有姊姊被領養嗎?」流亞倒抽了一口氣「所以倉琉一直沒跟我們說的原因是因為她也不知道妹妹在哪裡囉?

「或許是吧……倉琉學姊一定也很擔心自己的妹妹……」米莉亞抱著娃娃,帶感慨地說著「她不應該隱藏那麼多的秘密的……只要說出來,大家都可以幫忙想辦法啊……

「不,不是這樣的。」流亞輕輕的搖了搖頭「有的秘密,一輩子都不該說出來。」

「為、為甚麼呢!」米莉亞抱緊手中的娃娃,大聲地說著「難道、不管是誰都無法信任嗎?

「雖然很抱歉得這麼說……但,的確是這樣沒錯哪。」流亞似笑非笑的抿抿唇「我很清楚這點,畢竟……

「我跟倉琉算是同一類人啊。」

 

一整天的搜尋除了那疊資料外就一無所獲,流亞和米莉亞疲倦的肩並肩靠在一面較為乾淨的牆上。

「或許我們應該休息一下。」流亞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如是說道。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流亞學姊?」米莉亞睜著她那雙疲憊卻依舊帶著光彩的雙眼問著。

「妳要問甚麼?

「為甚麼,為甚麼妳剛剛說妳跟倉琉學姊是同一類人呢?」米莉亞不解的望著流亞。

「這個嗎……妳是不會理解的。」愣了一下,流亞只給了這個不算是回答的回答。

「到底是怎麼了,為甚麼不能說嘛!」聞言,米莉亞有些惱怒「妳就跟我說,我、我又不會說甚麼!

……在貓谷家,女性是沒有繼承權的。」她頓了一下,像是有些難以開口似的「所以,我是空氣,在家中是毫無份量的…….妳不覺得,這樣的我,其實跟身為孤兒的倉琉頗相近的嗎?

……

米莉亞怔住了。

身為橘家寶石產業的繼承人,她一向是要甚麼有甚麼,從來就沒想過被忽視的感受,殊不知,即使是身為團隊核心的流亞學姊,其實也有那麼脆弱和寂寞的一面。

「好了,我們可以休息了吧?」流亞又言歸正傳「等一下還得走這條長得要死的走廊呢。」

......

米莉亞還想說些甚麼,但流亞卻只是故意撇過頭,開始假寐了起來。

 

流亞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的眼皮沉重,身軀發麻,還知道自己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

在夢中,她跟兩個哥哥一起在一片廣大的草原上奔跑,陽光和煦,她甚至還感覺的到涼風吹過來時輕輕拂過臉龐的觸感,腳下的青草綿綿的讓她的雙腳踐踏而過。

她夢見自己也終於成為了繼承人的一分子,跟著哥哥一起將事業做得更大,甚至還拓展到了海外,順利成為世界首屈一指的企業龍頭。在榮獲優良企業的頒獎典禮上,她的爸爸用驕傲且含著眼神的淚水望著自己,彷彿是在昭告世人:這就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女兒!

她夢到,有一群來自靈異探險社的朋友總是陪著她,拉著原本在哭泣的她飛奔過黑暗蕭條的森林,一直跑到光明處,在那裏,有一個美麗如畫的小鎮正等著他們的來訪……

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仍是一片灰暗的景色。

她還是待在這條堆滿廢棄物的長廊上,剛剛的夢不過都只是一場狂想罷了。

「米莉亞,我們走吧!」打了個呵欠,流亞呼喚著自家同伴。

毫無回音。

「奇怪了?是跑到哪裡去了?」流亞疑惑的看了看四周,自然是一個人都沒有。

「喂,米莉亞,妳在哪裡?

該不會是自己在睡覺時,被那綁架犯給抓走了吧?

她開始有些緊張了,她的直覺告訴她肯定發生了甚麼不好的事……

仔細一看,地板上居然還有著斑斑血跡。

她的心跳快速上升,腦子也感到一陣脹痛,唇間吐著紊亂錯拍的呼吸。

流亞拿起手電筒,開始在長廊上狂奔了起來。

 

周圍的黑暗緊緊的包圍著流亞,她從來就沒這麼絕望過。

她已走到盡頭,整條長廊都找遍了,就是看不到米莉亞的蹤影。

更慘的是,手電筒還沒電了。

面對著眼前的一片漆黑,流亞可說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天知道那個綁架者會不會就趁著這個絕佳的時機,把她帶走,像米莉亞一樣消失無蹤?

她頹然的跪在地上,雙手摸索著前方的路。

也不知道走了多遠,還是一點進展都沒有。

突然的,她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喜悅。

流亞發現,這當中的某一塊磁磚特別突出,說不定、說不定那可以幫助她通到別的地方……

咬緊牙關,她按下了那塊磁磚。瞬間只覺腳底一空,然後便整個人掉了下去。

 

她重重的摔在地板上,還好事先有保護頭部,否則會不會腦震盪便是個未知數。

看來似乎來到了疑似是辦公室還是資料庫的地方。

在自己的前方有一張辦公桌,對面則是一排排的書架,排滿了資料。

而腳下,正是兩具已化為白骨的屍體。

一具穿著修女服,另一具則穿著土豪似的西裝。

流亞蹲下身來仔細觀察,發現兩人的頭顱皆有嚴重破損,或許是因鈍器重擊頭部而死。

再從桌上的收據而可以得知,當時這裡正進行著一場不為人知的交易。

她站起來,卻發現除了屍體以外,在這空間還有一件更令人害怕的事。

有其他人在這裡。

她感覺到自己的每根寒毛都豎了起來,腦中神經霹靂啪啦快要斷裂。

對方是敵,是友?她渾然不知。

她緩緩地移動腳步,輕巧的就像隻貓兒一樣。

流亞穿梭過一排排的書架,然後終於發現了躲藏在這邊的另一個人……她掏出背包中的小刀,無聲無息地走到對方的背後---

「不准動!

那人驚詫的轉了過來,淡藍色的長髮在黑暗中依舊留有光澤。

「雪芽夜?!

匡噹一聲,流亞的小刀自手中滑落,掉到了地板上。

 

「流亞學姊?妳怎麼會在這裡?」見來者為可靠的流亞,雪芽夜才稍微放心。

「米莉亞不見了,我到處都找不到她……喔對了,雙又呢?

「他也不見了啊,雪芽夜到處找都找不到他…….明明才剛說完話,怎麼一轉頭就不見了?

「那妳又是怎麼進來的,雪芽夜?」流亞驚覺這件事不單純,因此開始想拼湊出蛛絲馬跡。

「就、就書櫃下有個暗門……」為了讓事情原委更清楚,雪芽夜乾脆就把之前發生的事情全都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謝謝妳,想必我們都嚇壞了。」流亞思考了一會,又說「是說,妳有碰到第一扇門的組員嗎?

「沒有……除了妳跟雙又學長之外,我都還沒碰到其他人…….」雪芽夜輕聲地說著「說不定他們也被抓走了,就像米莉亞跟雙又學長一樣……

「話先別說死,畢竟現在的情況讓我有點起疑。」流亞攤開了自己之前找到的資料「這是這家孤兒院的床位名單…….妳看!這裡寫著倉琉是有一個叫羽楓的妹妹的呢!

「咦?我這裡有收集到她的日記本耶!流亞學姊妳要不要看看?

「當然好啊。」

她快速的瀏覽了一遍兩本日記本,然後又拿出資料看了看。

「總覺得日記中的小寧是個很關鍵的人物,可是,好像卻沒有任何連結的地方……只知道她是白頭髮,2000年出生,出生當天就被送來孤兒院,似乎也沒有被領養走……

「還有一點,就是跟倉琉還有羽楓都非常要好。」

「其實,我一直很懷疑一件事……

「甚麼?」流亞疑惑的瞥了雪芽夜一眼。

「倉琉學姊常常私下跑去找匿……而且匿也是白頭髮,也是2000年出生,妳覺得,她會不會就是……

討論的聲音倏的停止。

流亞和雪芽夜紛紛倒下,像隻無生命的布娃娃似的癱軟在地。

「雪芽夜還真不簡單呢。雖然只是胡亂猜,居然也讓妳矇對了。」匿微笑的看著兩人「不過放心吧,在行刑前我希望自己的玩偶可以保持完整……所以別擔心,我暫時還不會殺掉妳們的喔。」

白髮少女語畢,輕輕地笑了起來。

有人為此感到意外嗎?

還是有人已經知道全部的經過了?

留言讓吾知道吧,呵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匿。 的頭像
匿。

我的中二之地

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