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真相大白是也(笑)

 

----------------------------------------------------------------------------------------------------------

雙又朦朧的睜開雙眼,周遭的景色令他不解。

他只記得在躲避拿鋸子的女孩時和雪芽夜一起躲到了一間房間裏頭,然後當雪芽夜正在收集日記本的時候,自己突然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而現在的空間,對他而言卻是完全陌生的。

這是一間密室,連個窗都沒有。只有天花板上懸吊著一個小小的,散發著詭譎黃光的燈泡,正一動也不動的持續發亮。

就著這一些些的光線,他看到除了自己以外,流亞、雪芽夜、米莉亞和海倫緹妮也都被綁在椅子上,後頸上頭還被插了一根黑色的針。

他下意識的稍微轉動脖子,果然覺得有異物正卡在後頭,接觸的地方還有些痠痛。

「海倫緹妮?

他嘗試喊了自家隊長的名字。

「怎麼了,雙又?」令人安心的聲音傳了回來「大家都還好嗎?

「本女王當然沒事!」米莉亞的娃娃早已掉落在地,現在的她簡直如猛獸一般的亟欲冀望能掙脫牢籠「是哪個賤貨將本女王綁在這該死的木椅上,還插了一根針在本女王的後頸上面,如果被我逮到,一定把他剁成肉屑!

「唉……我看等會兒還是把娃娃塞回她手裡好了,突然變成這樣,真是令人不習慣。」海倫緹妮無奈的看著眼前的狀況,如是說道。

……

「流亞?雪芽夜?妳們還好吧?

「隊長……你們在第一扇門的時候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流亞淡淡的開口,但此言一出,氣氛卻馬上凝重了起來。

「小匿呢?

「我、我不知道,是那個娃娃推她下懸崖的,不是我!」海倫緹妮的臉倏的變成蒼白。

「娃娃?懸崖?妳到底在說甚麼,隊長?」聞言,流亞的神情帶了些疑惑「可以把完整狀況說給我們聽嗎?因為這關係著一件很重要的事。」

……甚麼事?

「關於這一齣綁架戲碼的事…….還有這背後一切的原因。」

……好吧,我說。」海倫緹妮深吸了一口氣,便將所有她知道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真是夠奸詐的呢,因為跟妳這團隊智囊處在同一扇門,所以故意不放任何線索在第一道門裏頭……我們都被她給擺了一道。」流亞說完,惋惜似的嘆了一口氣。

「等等,跟我處在同一道門……妳的意思是說,小匿她就是……

「她就是這次綁架倉琉學姊的共犯,另外的主嫌則是…….

「倉琉學姊不為人知的親妹妹,潭心羽楓。」

 

「不會吧?這、這怎麼可能?」海倫緹妮瞪大雙眼「你們怎麼知道的,又或者說你們是怎麼推測的?

「我跟雪芽夜在一間辦公室裏頭討論了我收集到的床位名單和她收集到的日記本,發現倉琉和羽楓一同被送進孤兒院,但最後卻只有倉琉被領養,留下妹妹一個人。而除此之外,同樣沒被領養走的,則是倉琉和羽楓的玩伴,白髮的小寧----也就是現在的匿。」

「不會吧…….」雙又聽著,不贊同一般的搖搖頭。

「這就是真相。」流亞斬釘截鐵地說「不論如何不可置信,但這就是事實。」

語畢,四周氣氛陷入靜默。

「看來各位都醒了呢,這幾天的遊戲大家覺得如何?」一個陌生的聲線自密室角落傳來,大家定睛一看,才發現那是一位長相與倉琉十分相似的紫髮少女。「妳就是羽楓對吧?妳最好給本女王從實招來,倉琉學姊人在哪裡?」米莉亞克制不住滿腔怒火,還真是有一代女王之氣勢。

「她?她就在我旁邊啊,你們看不到嗎---也罷,我就把她抬出來好了。」不慍不怒的她拍了一下地板上的磁磚,立刻浮現出另一個密室的入口。

羽楓將倉琉給拉了出來,平放在地板上。

「妳把她怎麼了!

「別怕,我只是讓她陷入昏睡而已,甚麼事都沒有的。」羽楓不以為然地笑笑「我可不喜歡殺人,我只是喜歡跟別人玩遊戲而已---妳看,這不就醒來了嗎?

「…….羽楓?大家?」倉琉的碧綠眼眸緩緩地睜開,乾燥的唇間吐出熾熱的疑問。

「倉琉學姊!」雪芽夜看見朋友平安無事,自然是高興得很「還好妳沒事!

「……謝謝。」

「好了好了,溫馨的時刻過了沒呀?」羽楓帶些不耐煩地說道「我們也只剩一個小時,總該浪費在該浪費的地方上吧?

「羽楓,妳這是甚麼意思?」聞言,倉琉帶些驚恐的看著已經彷若另一個人的妹妹。

「沒什麼意思……總之,先讓我們來聽個故事吧!」羽楓說著,開始自顧自地鼓起掌來。

 

從另一個角落裡,一名白髮少女站了起來。

她不動聲色的走到中央,盤腿坐在地上。

「小匿!」海倫緹妮著急地喊。

「噓,不要讓我興起殺掉妳的念頭……妳可是個好隊長呢。」冰冷的聲音自唇間傳出,匿的臉上毫無表情,只是一貫的漠然。

「在很多年前,在一間名為聖路易絲的孤兒院……」她緩緩地開口,像個說書人似的,訴說起很久之前的故事---

200410月一個下著冷雨的夜晚,有一對姊妹在父母早逝,親友們亦把她們當成拖油瓶而不願照顧的情況下送進了孤兒院。

由於姊妹倆的個性很討喜,因此在加入孤兒院這個大家庭的第一天就交到了一大票好朋友---尤其是一個叫小寧的小女孩尤其跟她們要好。

小寧是在出生當天就被丟掉的,沒人要的小孩子。

一開始的日子大家都過得很快樂,雖然嚴厲的院長總是規範他們的行動,每餐也只有一點點的稀飯,可是因為有很多朋友,所以大家都不覺得有甚麼。

雖然說大家最渴望的,還是擁有一個真正的家。

這個美夢在倉琉身上實現了,有一對不孕的夫妻來了一趟孤兒院之後,便決定要收養這個小女孩。

他們其實是知道這女孩有個妹妹的,但他們不收養她,因為他們的經濟負擔不起,而且,他們也不覺得硬生生把一對姊妹分開是不對的。

所以,他們帶走了姊姊,把妹妹繼續留在孤兒院。

妹妹一直很想念姊姊,也很嫉妒姊姊,因為姊姊可以得到家庭還有爸媽的愛,而她卻怎麼想都得不到。

後來,孤兒院的日子過得更加艱苦了。

面臨倒閉的孤兒院已經不打算照顧這群沒人領養的小孩子,院長的脾氣越來越壞。

原本用來餬口的稀飯也越來越少,到最後就沒了。

漸漸的,有人病死,有人餓死,還有的不見了。

倖存下來的小孩總是在偷偷討論著那些失蹤的小孩去哪了,有時三個,有時五個,都在半夜時悄悄地被帶走,就再也沒有人看到他們。

有一天有一個小孩看到了真相---院長和人口販子正在做交易,把孤兒院裡那些小孩以極為便宜的價格賣了出去。

他偷偷的把這件事告訴了其他人,結果當天晚上他突然就消失了。

他到底去了哪裡,沒人知道也沒人敢問。

大家不敢再討論這個問題,因為誰惹到院長,誰就有優先被賣掉的分。

孤兒院的小孩越來越少,每個小孩都餓的面黃肌瘦,腦袋也不聽使喚的嗡嗡作響。

後來,有兩個小女孩終於受不了了---她們就是小寧和羽楓,於是她們根據之前的消息,擬定了偷偷潛入辦公室的計畫。

某天夜晚,小寧和羽楓一人各帶了一塊石頭,潛進辦公室,趁院長和人口販子在做交易的時候,用力的拿著石塊朝著兩人的後腦猛砸……

院長和人口販子當場腦漿迸裂,橙色的腦漿混著鮮紅的血流了一地版。

兩個女孩訝異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又是罪惡又是歡喜的拿走了桌上的那些錢,把其他小孩喚醒,大家平分了那些錢,打算各自謀生或找家庭去。

可是,羽楓依舊原諒不了姊姊,因為她在這種時刻下拋下她一個人---

於是她跟小寧串通好,讓小寧先改名為匿,順利的找到一對需要小孩的夫婦。

雖然有了家庭,匿卻也感覺不到溫暖。她的養父母只是把她當作對外炫耀的工具,真正對她不聞也不問,如果要問,也不過是問成績而已。

匿就這樣一邊假裝當著好孩子,一邊追蹤著所有關於倉琉的消息,進了學校,進入靈異探險社,又和羽楓合力策畫了這場遊戲……

 

……妳們瘋了……」聽完這個故事,倉琉只是愣愣地看著眼前的羽楓和匿。

「真不知道瘋了的是誰呢,姊姊?」羽楓漫不經心地回答「身為背叛者的妳,也有資格可以說這種話嗎?

「不是的,羽楓,不是這樣的!」倉琉用力的搖了搖羽楓的肩膀,後者卻只是一臉嫌惡的推開她的手。

「我壓根不知道妳們後來發生的事……我怎麼找都找不到,因為所有資料都只顯示孤兒院倒閉了!我不知道,我是真的甚麼都不知道……」倉琉坐起身來,望著羽楓,嘴角不自覺地顫抖「對於之前的事我真的很抱歉,當時的我也不知道他們只打算領養我,我後來知道實情後哭了多久妳當然不知道吧!

……對不起,但已經來不及了。」剎那間羽楓似乎有些動搖,可是復仇的心態讓她恢復了原有的冷酷。

「為甚麼,甚麼來不及?妳告訴我啊,妳告訴我啊妹妹!」倉琉已陷入瘋狂的狀態,大聲嘶吼著。

「那就是,刺在我們所有人頸後的毒針,已經開始起效用囉。」

羽楓說著,轉身讓大家看到她的後頸正緩緩發紫。

 

---------------------------------------------------------------------------------------------------------------------------------------------

終於可以讓匿以兇手的形態出現了(原本要給流亞這個角色但創建角色者表示不希望她黑化所以就ORZ)

之前又要隱藏又要給些蛛絲馬跡的搞得好累

那沒有意外的話下禮拜就邁入結局

拜託給點期待吧,啾咪((欸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匿。 的頭像
匿。

我的中二之地

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