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野學秀和赤羽業坐在熙來攘往的咖啡廳當中的最偏僻的位置,不發一語。

學秀不斷的拿著攪拌棒像是在把玩似的,有意無意的攪著咖啡上的奶油拉花。心形被和開了,變成一絲絲的白髮漂浮著。

業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禁微微地感到惱怒。

一個小時了。

自己把別人約出來,然後又自顧自的不說一句話,你說這不是欠打是甚麼?

他想說點甚麼。不然他真的會被隔壁桌的大媽吵死。

「欸。」

對方抬眼看著他,但是是沒什麼波動的那種。

……幹嘛?

他楞了一會才緩緩吐出這兩個字,好像腦子裡唯一所剩的詞彙就只有這呆版的「幹嘛」。

「你真的

業覺得伶北現在真的超級不爽。

「你到底是哪裡不對勁啊,淺、野、學、秀?難道上了高中腦子就被課業啃光,變得跟個書呆子沒兩樣了?

……沒有這樣的事。」學秀偏頭想了一下,才給了這個回答。

!淺野學秀甚麼時候變得這麼遲鈍了?

業現在胸口就像有螞蟻在爬一樣,頭頂則是忍不住的嗡嗡作響發暈發脹。

不用說,他氣炸了。

「你自己把我約出來,然後又啥事都沒有……你難道認為每個人都有時間跟你在這邊耗?」提高了音量,他認為這樣應該奏效。

「你生氣了?

聞言,學秀只是淡淡的回應,然後啜飲了一口逐漸轉涼的咖啡。

!他在生氣!而且明顯到鬼都看的出來!

業覺得他今天的電波真的完全跟對方接不上。想到這,心中怒氣又忍不住上升了幾分。

這百分之百不是淺野學秀,百分之百不是!

他近乎是粗魯的揪了一把學秀的頭髮。

「那請未來的理事長繼續享用咖啡吧……我一介平民就先告退了。」

對方難得露出了略為驚訝的神色。

但業早就不管了。他齜牙咧嘴的下完最後通牒後揚長離去。

 

媽的,那傢伙肯定腦子有洞。

忿忿地騎著腳踏車,業的心情可以說是跌到谷底。

雖然說來挺羞恥的,可是他就是特別在意這件事。

十二月二十五日。

聖誕節外加赤羽業的生日。

如果是以前的他,大概會連自己的生日都忘記吧。

偏偏自從跟那傢伙在一塊後,就怎樣都忘不掉……甚至有時還會希望生日早點到來……

真是的,他到底為甚麼可以忘的這麼徹底啊?

他赤羽業再怎樣也是有送學秀生日禮物的啊!......雖然幾乎都是很不浪漫的丟在對方桌上就是。

可是有心意就是不一樣!

起碼給個尊重好嗎?那個愛理不理的態度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氣惱著,腳踏車輪粗暴的滑過柏油馬路。

 

赤羽業打開公寓大門,踏上階梯。

然而就在他打算打開家門時,門卻自動開了,就像被無形的手牽引著的打開了。

他訝異的踏入玄關,望向客廳。

客廳完全被五顏六色的綵帶與氣球填滿了,桌上還擺了一個大蛋糕和……草莓歐蕾?

诶诶現在是怎麼回事?

業的頭腦忽然打了結。

「喜歡嗎?

他轉過身去,只見淺野學秀在自己身後微笑的看著他。

「你!你這傢伙!

他現在的第一反應除了掄對方一拳外啥都沒有。

學秀輕巧的迴避了業的拳頭,依然帶著笑容。

「哎呀呀所以是不喜歡囉?

……沒、沒有啦你很煩欸!」業覺得自己的臉應該是漲紅了吧?

「喜歡的話就先感謝我的工作團隊吧……! 榊原你們可以出來了!

話一說完,旁邊廚房的櫥櫃裡立刻傳出聲響。

「欸別推我啊臭傢伙!

「你才是吧!擋在最外面是給不給人出去啊!

「都別吵了啦,一個一個出去是不會喔?

「你閉嘴啦,我有手有腳,不用你指示!

過了一會兒,五英傑才總算是到齊了。

「這次的成果還滿意嗎?」忽視掉身後幾個幼稚鬼無趣的爭吵,瀨尾對學秀頷首致意。

「恩似乎有點吵就是……

聞言,騷動突然靜了下來。

「不過謝謝你們啦。」學秀說著拿出幾瓶汽水,塞到瀨尾手裡。

「再來就沒你們的事了……不要回去之後給我互搶汽水喔。」

語畢,學秀淺淺一笑。

「是!」四個人異口同聲。

 

「欸所以你早就都策劃好了?」吸了一口草莓歐蕾,業望著坐在身旁的學秀。

「顯而易見的事就別問了,會變笨的。」

恩看來早上的遲鈍都是裝的,業想著。

「不過你看起來比想像中的還生氣……害我慌了一下。」

「哼哼誰叫你要這樣耍我。」業撇過頭。

「那是因為要有驚喜感好嗎?誰叫你這小鬼幼稚的要死,沒有生日禮物就氣得跟甚麼一樣……不過這樣也有好處啦,生日禮物跟聖誕節禮物一起給,省力也省事。」

……你真的是個渾蛋。」

「但你就是喜歡渾蛋不是嗎?

……去,給你啦」

愣了幾秒,業沒好氣地塞了一袋東東到學秀手裡。

「謝謝啦,吶我也沒那麼小氣喔。」

學秀說著,也同樣塞了一個禮物盒給業。

「聖誕快樂和生日快樂。」

「哼。」業輕聲表示不滿。

「不喜歡就還我囉?

「哼。」雖然擺出不屑的臉色,但緊緊抱著禮物的行為似乎也洩漏出了甚麼。

「那起碼說聲謝謝吧?

……謝謝。」

「好啦我愛你喔。」說著,他順手摟上對方的肩。

「但是我最討厭你了啊笨蛋。」

學秀的嘴角微微上揚。

怎麼可以不坦率的這麼可愛呢?

「那麼不喜歡我啊……真是令人由衷地傷腦筋呢。不過我想等一下就可以聽到業的真心話囉?

……等等你甚麼意思?你打算做甚麼?」聞言,業的臉似乎泛起了一股謎樣的潮紅。

「你想到哪裡去了啊?我只是想玩真心話大冒險而已……不過既然你都這麼主動的提議了,不如就成全你好了。」

「淺、野、學、秀!

「別擔心,我會對壽星溫柔一點的……

 

至於後面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吾想,也許隔天兩人都同時請假會是一個很有利的線索吧?

 

----------------------------------------------------------------------------------

吾真的是越來越不純傑了(摀面)

祝米那桑聖誕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匿。 的頭像
匿。

我的中二之地

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